形势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 > 形势聚焦 >> 形势聚焦    
山西煤炭如何去产能
发布日期: 2016-05-04                             来源: 山西新闻网
        在中国,社会呈典型的二元结构,也就是城市和乡村。在山西,经济也是典型的二元结构,那就是煤与非煤。
        贺永健在霍州煤电团柏煤矿当采煤工已有13个年头了。今年1月,他领到手的工资比平时少了30%。他告诉记者:“近4个月就领了一次钱,去年11月、12月和今年2月份的工资都还没有发下来。”老贺只感受到了山西“一片寒煤”的皮毛,因为,在他之前已有很多人轮休、转岗乃至被裁员了,那才叫切肤之痛。
        这样的故事,老贺和工友们早有耳闻且心有余悸。今年全国“两会”,他们高度关注“煤炭”“去产能”“企业裁员”等话题,因为他们的背后都有一个翘首期待的家庭……
        煤的问题是山西最大的省情。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山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是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煤炭去产能。煤炭如何去产能,主要解决的是“煤要减多少、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的问题。
        去产能有“山西之难”和山西特殊性
        需勇于舍弃,更需放开手脚、冲破羁绊、愈难愈进
        新中国成立以来,山西煤炭既是全国能源保障的主力军,也是山西经济发展的顶梁柱和晴雨表。2013年以来,煤价断崖式下跌,黑金之富如过眼云烟,一煤独大尾大不掉,结构畸重工业脆弱,以致经济发展规模不大、结构不优、质量效益不高。
        如今,一吨煤的利润不及一瓶矿泉水的价格,山西成为煤炭市场疲软的“重灾区”,身陷困境难以自拔。去年,全省煤炭企业亏损94.25亿元,同比增亏减利108.29亿元。山西焦煤集团全年生产1亿吨煤炭,利润只有5000万元,同比降低94%。今年以来,煤炭困局仍在吃紧。一季度,全省煤炭销量同比增加600多万吨,但同比减收700多亿元、再亏9亿多元。受煤所累,山西处于改革开放以来发展最困难时期。
        再从全国看,化解过剩产能,是优化产业结构、保障经济健康与可持续发展的必要之举。以煤炭和钢铁两个行业作为此次化解产能过剩的切入点,意味着全面化解产能、实现企业转型升级的大幕已经拉开。
        山西煤炭去产能,既是国家宏观调控要求,又是自我救赎之道,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数十年累积的一煤做大一骑绝尘,又让去产能困难重重。
        首先,山西作为传统煤炭基地,相比于其他煤炭产地和煤炭企业,有着更多的历史遗留问题,企业负担沉重,整个行业面临的困境更加严重。从行业层面看,体现为“两降一升”,即销量下降,价格下降,库存上升。2015年底库存5067万吨,比年初增加44.6%,比2011年底增长3倍多。从企业层面看,体现为“两升一降”,即企业应收账款上升,负债率上升,效益严重下降。去年底,省属五大煤炭集团应收账款达到678.2亿元,比年初增长35.4%;负债率达到81.79%。从民生层面看,一些煤炭企业出现延期发放工资、欠缴社保的困难。一家省属煤炭企业延期发放工资3亿多元,延交社保7亿多元,涉及职工2万多名。
        其次,去产能压力较大。“十二五”以来,受煤炭需求放缓、煤炭产能集中释放、非化石能源替代、进口煤冲击等因素影响,全省煤炭产能过剩问题显现。截至2015年底,全省煤矿总能力为14.6亿吨,2015年省内煤炭消费和外调9.5亿吨,产能建设超前,去产能任务艰巨。
        再次,我省先前进行的几轮煤炭资源整合和兼并重组,本身就是淘汰落后产能和小煤矿的过程,从30万吨到60万吨,再到90万吨,我省已将年生产能力90万吨以下的煤矿全部关闭,这在全国都是最高、最严的标准。我省煤矿综采能力达到100%,正在打造4个亿吨级、3个5000万吨级的生产基地,而在其他省,很多10万吨以下的小企业依旧在生产。
        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是中国经济必须跨过的坎、必须闯过的关。问题不等人,机遇也不等人。今天不以“壮士断腕”的改革促发展,错过了宝贵的政策“窗口期”,明天将面临更大的痛苦,甚至可能跌入万劫不复的陷阱。
        山西煤炭去产能更是如此,更要勇于舍弃,更需有一股放开手脚、冲破羁绊的闯劲,迎难而上、愈难愈进。
        去产能有“山西之策”和山西操作性
        远近结合,标本兼治,综合施策,革命兴煤,打出一通“组合拳”
        国家对化解煤炭产能过剩已有明确的工作目标,即“从2016年开始用三到五年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在此背景下,山西煤炭,去多少产能最科学最合理呢?
        山西大学经济学教授杨军直言:“山西去产能,最关键的是要做好对煤炭的预期。要分清楚是‘去生产能力’还是‘去产量’,关多少留多少,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不能只靠行政命令,更多的是要依靠市场,建立退出机制。去产能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最终是要提高煤炭相关要素的配置和生产能力。”
        省经信委副主任冀明德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不能就关停来关停,就去产能而去产能,不能一窝蜂,更不能一刀切,重点还应放在煤企的内部改革和非煤产业的发展上。”
        从山西情况看,经济的困局有需求侧的问题,但主要的病根在供给侧,要害是“结构性”,产业结构“一煤独大”,要素结构过多依赖资源投入等等,不适应市场需求结构变化。
        山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怎么改?杨军等多位产业经济学家认为,首先还是要盯住煤炭,彻底改变挖煤、卖煤、烧煤这样的老套套,扩大有效供给,强化优质供给,创造新的供给。 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新的发展理念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维来看山西今天的煤炭问题,解决煤炭的供给侧问题。
        山西煤炭去产能,关键是看怎么办。4月25日,省委、省政府发布《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有效化解过剩产能作为这次改革的“当头炮”,五年内退出产能1亿吨以上,严控增量、消化存量,杜绝超能力生产,主动减量化生产,立足“安全、高效”,提高安全生产水平,严格限制开采高硫、高灰、低发热量煤炭,加快现代化矿井建设步伐,提高综采水平,实现减人增效。
        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山西煤炭此番去产能,绝非“为去产能而去产能”“为减产量而减产量”,而是将煤炭产业作为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来考量。深入观察《意见》,即可明了,山西煤炭各项改革是前后呼应、持续加力、步步为营、环环紧扣、整体运筹、综合施策、形成合力、一抓到底。
        远近结合,综合施策,标本兼治,革命兴煤,打出一通去产能的“组合拳”才是正道。《意见》全文6000余字,核心内容有四:其一,从全行业发力,继续引深推进煤炭革命;其二,突出结构性改革,着眼于标本兼治、远近结合,提高煤炭行业、企业的竞争力;其三,坚持综合施策,充分发挥改革的集成效应;其四,确保稳定大局,千方百计做好就业保障、转岗培训等民生工作。
        山西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举措正持续发力:化解过剩产能,提升优质产能。实施“五个一批”即淘汰一批、重组一批、退出一批、核减一批、延缓一批。严格执行276个工作日和节假日公休制度;推进煤炭管理革命,提升煤炭管理水平;积极稳妥推进煤炭国企改革,促进煤炭国企焕发生机活力,做强做优做大;坚定不移推动煤基科技创新,促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以煤会友”,推动合作共赢。实现“黑色煤炭绿色发展,高碳资源低碳利用”。
        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事关山西发展稳定大局。省委、省政府提出,必须坚决打赢这场攻坚战。投鞭断流加背水一战,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定然可期。
        去产能有“山西之志”和山西坚定性
        举全省之力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定能闯过严冬、打开新局
        此前,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针对化解过剩产能可能会涉及的180万名煤炭、钢铁系统职工,今年中央将拿出1000亿元,用于职工安置。这一举措为相关行业的职工注入了信心,也表明了中央通盘考虑化解产能过剩、实现转型升级的决心和准备。
        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两会”上,更是斩钉截铁地说:“必须做到过剩产能要去,但大量职工的饭碗不能丢,而且争取让他们拿上新饭碗。”
        山西煤炭去产能,核心同样是“人往哪里去”的问题。发展的目的,终究是要人民安居乐业。
        截至2015年末,我省煤矿职工共有106.03万人。去产能是煤炭企业自身本质的“瘦身”,与之相随的便是减机构、减岗位,归根结底便是减人员。“十三五”期间,我省去产能1亿吨以上,预计需要安置的职工超过10万人。
        阳煤集团副总经济师乔金亮告诉记者:“企业面对的减员有两种:一种是提效性减员,另一种是减能性减员。不管哪种方式,去产能必然带来去‘冗员’,在化解过剩产能的同时,如何安置富余人员是对煤炭企业智慧的一个考验。国务院在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文件中对做好职工安置提出了四个方面的意见,做好职工安置涉及到民计民生、社会稳定,是化解过剩产能需处理好的第一要务。但由于职工的年龄问题、技能问题、素质问题、诉求不同等因素,安置职工成了去产能的最大难题。”
        “人往哪里去?”,煤矿职工技能较为单一,再就业困难是最大的现实。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方向,开展技能培训,开拓就业渠道应是职工安置最关键的一环。
        去产能,核心是人;安置人,核心是钱。中央1000亿元,分到山西,对于10多万安置职工来说,可能就是杯水车薪。“钱从哪里来?”这是个大问题,直接考验着我们的财政实力和融资能力。
乔金亮认为,去产能后的煤矿资产及债务处置也是一个大问题和大难题。这里所指的资产与债务处置是指按国家指导意见实行市场出清的产能:即落后产能、危险产能、低质产能、低端技术与规模限制类产能,长期亏损资不抵债类产能、资源枯竭类产能。这些产能的退出,既是市场规律的必然所致又是去产能的主攻方向。这类产能的存在,大部分是以一个整体出现,退出时也将以一个整体退出,这就涉及到资产处置与债务处置问题。这也需要对资产、债务进行既依法依规、执行政策又积极稳妥、跟踪推进去产能配套工作的实施。
        《中国经济时报》驻山西记者站站长曹英告诉记者:“目前山西面临重重困境,我们采访的众多山西本土官员、学者分析认为,仅靠山西自身力量难以突破,借鉴其他国家资源型地区转型经验,山西的未来出路需要中央高层从顶层设计和发展战略上加以针对性研究和解决,需要施加外力推动山西的改革发展和转型升级。”
        山西化解煤炭过剩产能,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一次产能革命,需要摒弃传统的产业思维,更要从思想上进行一次观念的刷新,既要用法律手段又要用市场手段;既要严格执行国家政策又要主动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山西必将积极稳妥地践行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有效地完成去产能的任务。
        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山西:煤价下跌并非单是坏事,市场倒逼确可闯出新路;企业人多不是包袱,职工就是宝贵财富;产能过剩是当前最大的问题,是结构性改革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去产能、减产量虽然是治标之策,却能为治本争取时间和空间。因此,我们要坚决去产能、减产量,同时要坚决拓市场、强管理、降成本、保安全、保稳定。
        煤炭,表面看是黑的,实际上是干净的、是绿色的。煤炭是宝贵的,需要我们全面开发利用;煤炭还是“高尚的”,它燃烧了自己,温暖和照亮了别人。
        志不求易,事不避难。只要我们全力推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定不移走“革命兴煤、煤炭革命”之路、举全省之力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山西煤炭产业定能闯过严冬、打开新局,山西经济发展也必将显现雨后的彩虹。
文字 【 】  
山西潞安矿业集团铁路运营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山西省长治市郊区黄碾镇魏村
总机:0355-3750912 ,3750919